首 页概况工作动态馆藏介绍档案新闻首页档案法律法规档案县志文件中心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档案县志

从宫门到虎门:明清档案里的南国海疆

作者:admin 日期:2011-8-17 8:22:43 人气: 标签:
导读:档案县志
                                                                     《明清皇宫虎门秘档图录》

  虎门是镶嵌在珠江口岸的一颗璀璨明珠。这片神奇的土地,凝结着近代中国的悲壮和屈辱,承载着中华民族的艰辛与奋争。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与鸦片战争博物馆共同编纂的《明清皇宫虎门秘档图录》,近期由人民出版社彩印出版。该书所辑珍贵档案和历史图片,始自明天启年间,止于清宣统朝。这是明清皇宫所藏虎门秘档的首次系统整理和原貌刊布,对纪念虎门销烟、研究鸦片战争、宣传国际禁毒,均具有独特作用和重要意义。
  这部图文典藏版《明清皇宫虎门秘档图录》,从不同侧面揭示了南国海疆的历史隐秘——

  一、“一口通商”出虎门

  虎门古称虎头门,以大虎、小虎二山突起于珠江两侧,对列如门而得名。历史上的虎门虽然不是名城大镇,但因 其地处珠江入海口,是广州出海的交通咽喉,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由于虎门地理位置特殊,自古以来虎门便成为海外贸易的重要关口。明朝时期,政府在海外贸易方面执行“时禁时开”的海禁政策。但是明廷对广州口岸则始终实行开放的贸易政策,于是广州在一段时间内成为唯一的海外贸易口岸。嘉靖年间的档案文献中,就有“广州船舶往诸番,出虎头门始入大洋”的记载。

林则徐邓廷桢进呈的关于虎门销烟的奏折,道光帝朱批:“可称大快人心一事!”

  清朝初期,清政府为了防止沿海民众通过海上活动接济反清势力,实行海禁政策,而且较明代更为严厉,甚至强行将江、浙、闽、粤、鲁等省沿海居民分别内迁三十至五十里,设界防守,严禁逾越。直到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收复台湾后,康熙皇帝于次年八月召集朝臣商议开海贸易。档案记载,这一年,康熙皇帝下令解除海禁,分别设立粤、闽、江、浙四海关,管理对外贸易事务。但是,仅仅过了三十多年,全面开海的政策就开始收缩,面对日益严重的“海寇”活动和西方势力在东亚海域的潜在威胁,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正月二十五日,康熙皇帝召见沿海封疆大臣,发布禁止南洋贸易的谕令,这就是南洋禁海令。直到雍正五年(1727年),雍正皇帝在大臣的反复奏请讨论下,担心闽粤地区因海禁而滋生事端,才同意废除南洋禁海令,随即开放了粤、闽、江、浙四口通商口岸,广东的海外贸易再次兴盛起来。
  在清代,设于大横档山上的虎门口与广州的黄埔口同为粤海关省城大关属下最重要的挂号口,负责外船出入的稽查盘验。据《粤海关志》记载,粤海关设有七大总口,即省城大关总口(广州)、澳门总口、海口总口、庵埠总口(潮州)、乌坎总口(惠州)、梅蝬总口(高州)、海安总口(雷州),其中以省城大关和澳门总口最为重要。各总口之下又设有60多个小口岸,交织成一张严密的税网。粤海关设专职监督一人,此职多为满人担任,地位与行省的督抚大员相等,不用听督抚节制,直接向皇帝和户部负责。
  乾隆二十年至二十二年(1755-1757年),一些外商违背清朝禁令,频繁进入宁波贸易,其中特别是英国商人已有“移市入浙”的趋势,企图直接打开中国丝茶产区的市场,使宁波有成为另一个澳门的可能,这引起了清政府的不安。清政府考虑到“粤省地窄人稠,居民大半藉洋船谋生”,且虎门、黄埔“设有官兵”,海防比宁波一带更加牢固,于是在乾隆二十二年十一月初十日(1757年12月20日)颁布上谕,宣布封闭闽、浙、江三海关,仅保留粤海关对外通商,将来洋船只准在广东收泊交易。“一口通商”局面的形成,使得虎门口的地位更加突出,经虎门口进出的商货,不只限于广东境内,且广及全国其他省份。

  二、“金锁铜关”战销烟

  虎门是南中国重要的海防屏障,近代中国海疆的重要门户。
  自明代开始,朝廷就在虎门海口的山地垒营设防,称为“汛地”,并调补巡视广东海道带管市舶官员,驻扎东莞南头城,稽查虎门、香山等寨。
  清军入关后,清政府也十分注意虎门设防。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清政府在太平镇石旗岭建虎门寨,筑土为之,周围一百八十六丈。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改建砖城。乾隆二十年(1755年),两广总督杨应琚上奏,虎门炮台为省城至外洋出入要口,请求朝廷调拨虎跳门大炮安置狮子塔炮台。嘉庆十五年(1810年),清政府添设水师提督驻扎虎门,提督署设于虎门寨内。从此,这里成为广东海防最高指挥部的所在地。
  到道光年间,清朝已经步入了衰败的边缘,官场腐败、武备废弛。而此时的西方殖民者则正咄咄逼人地开始向东方扩张,边患危机频频呈现。道光十四年(1834年),英国第一任驻华商务监督律劳卑,因违犯清朝商贸规则遭拒后,便派三艘军舰炮击虎门炮台,并轻易地抵达黄埔。道光皇帝闻讯后极为震怒,下令将两广总督卢坤、水师提督李增阶等革职查办,同时谕令加强虎门的海防戒备,“万不可废弛”。
  道光十九年(1839年),钦差大臣林则徐将收缴的两百多万斤走私鸦片,在虎门海滩当众销毁。当林则徐呈报虎门销烟的折子送入皇宫后,道光皇帝御笔朱批:“可称大快人心一事!”这朱批奏折,今天仍历历在目。
林则徐一方面在广东厉行禁烟政策,另一方面也着手操练水兵、筹备海防,随时准备迎接英国侵略者的战争挑衅。到鸦片战争前夕,清政府在虎门先后修建了横档、南山、沙角、新涌、焦门、镇远、大虎、大角、威远、永安、巩固、靖远12座炮台,共配置大大小小的火炮300多门。至此,虎门成为有三道防线的海防要塞:沙角、大角炮台为第一重防线;横档、镇远、威远等炮台为第二重防线;大虎炮台为第三重防线。虎门成为第一次鸦片战争时期中国海防建设中规模最集中、最坚固的海防要塞,被称为“金锁铜关”。
  在近代中国跌宕起伏的岁月中,在虎门炮台上演了一场场惊天地泣鬼神的血泪悲歌,演绎出一部部抗击外辱、荡气回肠的历史篇章。然而,已经是日薄西山的大清帝国,即使是有号称海防第一要塞的虎门炮台,也终究抵挡不住英国坚船利炮的轰击。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英军攻陷大角、沙角、威远等虎门炮台,副将陈连升、水师提督关天培等率领官兵进行了英勇地抵抗,并相继以身殉国。但清军的抵抗依然未能阻挡英军突破虎门海防的三道防线,侵略者兵临广州城下。咸丰七年(1857年),英法联军再次攻陷虎门炮台,突入省城,并掳走总督,拘禁巡抚。两次鸦片战争,虎门都是战火交锋的前沿,又均以清政府被迫签订不平等条约而告终。

  三、“师夷长技”兴海防

  中国步入悲壮苍凉的近代社会后,接二连三的列强入侵,一次又一次的战争惨败,震醒了朝野许多有识之士,清廷要员中出现一批力主学习西方先进技术的洋务派,其主旨是“师夷长技以制夷”,“自强求富”,于是产生了19世纪60-90年代的洋务运动。虎门由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一度成为洋务新政的重地。
虎门的海防设施经过两次鸦片战争,已经被破坏殆尽。但是广东历任督抚,因循守旧,缺乏远虑,致使虎门的海防建设长期废弛滞后,虽然历任广东督抚中也不乏热心洋务的官员,如刘坤一、张树声、曾国荃等,他们也对虎门的炮台进行了扩建,增添了炮位,但是虎门的整体防御力量还是非常薄弱。
  洋务派代表人物张之洞的大量奏折显示,在他出任两广总督主政广东后,曾对虎门海防进行大力改建。张之洞注重学习西方筑造炮台的方法,陆续在沙角、大角、威远、横档等处增建了多座新式炮台。与此同时,张之洞还向英、德两国订购了当时最先进的阿姆斯特朗大炮和克虏伯大炮,安置于各个炮台,力求台坚炮准,足以抵御来犯之敌。张之洞在增建炮台的同时,也认识到水师战船的重要性,因此,他根据广东的实际情况,设厂试造了四艘西式浅水兵轮,在演练之时,张之洞还亲自前往虎门洋面检阅。之后,张之洞还陆续订购了几艘中型军舰,广东水师的雏形基本形成。张之洞所采取的这些海防洋务活动,大大推进了广东海防近代化的进程。
  历经风雨沧桑,浩淼的珠江口已不见战帆云集,昔日的虎门炮台也只剩下了残垣断壁。虎门口岸的风云,折射出明清两代商贸政策的演变轨迹;虎门炮台的兴衰,浓缩了明清两朝海疆防务的变迁沉浮;虎门洋务的新政举措,让我们探寻到近代文明的气息。《明清皇宫虎门秘档图录》这部秘档典籍,从皇宫文化的独特视角展现了南国海疆真实的历史,它对揭示虎门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必将起到积极作用。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1年8月15日    总第2193期    第四版


上一篇:丁丁画报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
网站首页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 后台管理

Copyright?2009 福建省档案局(馆)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5035293号